北京潞河医院我治疗酒糟鼻,把我治疗成药物超敏综合征 怎么维

作者: lhw110119x 分类: 百家呼声 发布时间: 2019-11-08 10:26
  2019年4月13日,我因鼻子总长东西在首都医科大学潞河医院皮肤科就诊,当时大夫确诊为酒糟鼻初期,开的药为盐酸米诺环素胶囊和药物面膜综合治疗,叮嘱4月19日复诊,当时说盐酸米诺环素胶囊可能会引起困的症状。4月19日复诊又开了盐酸米诺环素。4月29复诊又开盐酸米诺环素胶囊,5月10日又开盐酸米诺环素胶囊和丁酸氢化可的松乳膏,大夫告诉吃完这些药就可以了,酒糟鼻就好了,但可能还会复发。
  2019年5月20日我开始发烧,39.7,又去潞河医院发热门诊就医,开的蓝芩口服液、复方银翘氨敏胶囊、金花清感颗粒、洛索溶芬纳片。5月23日,胳膊和肚子起小红点,出现过敏症状,又去潞河医院皮肤科看病,我问大夫会不会是盐酸米诺环素胶囊过敏,大夫明确说不可能,应该是那四种感冒药中某种的引起过敏,开了阿奇霉素肠溶胶囊、盐酸奥洛他定片,醋酸泼尼松片,告诉我醋酸泼尼松片是备用,2-3天之后在吃,或许根本不用吃。但第二天皮肤红点处越来越多,全身奇痒无比。在潞河医院皮肤科均为同一个大夫看病。
  没办法,潞河医院治疗不好,只能换医院。2019年5月25日吃了潞河医院皮肤科开的醋酸泼尼松片仍没有缓解皮肤的瘙痒,去了民航总医院皮肤科,大夫诊断为过敏性皮炎,开了依巴斯丁片、丁酸氢化可的松乳膏、炉甘石洗剂,5月26日仍未缓解,又去民航总医院,确诊为药疹,注射的复方倍他米松注射液,开的复方甘草酸苷胶囊、卢米松乳膏。5月27日,瘙痒加剧,面部开始肿胀,又去民航总医院,诊断为药疹,注射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开的醋酸泼尼松片、生素C、炉甘石洗剂。5月28日,又去民航总医院,瘙痒加剧,面部开始肿胀严重,在民航总医院检验的血,血的指标很反常,大夫建议去人民医院血液科,怀疑是传染性单细胞增大症,但不敢确定,没有开任何药。当时已经下午五点半以后了。此时面部肿胀严重,眼睛已经看不见路了,只能感受到眼光。
  2019年5月29日,去的人民医院,挂的急诊,大夫看了民航总医院血液检查结果,说不是传染性单细胞增大症,当时已经下午五点半了,建议去有皮肤科急诊的三甲医院。建议去安贞医院,到安贞医院皮肤科,大夫认为病情严重无法处理,只能简单处理下,注射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建议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皮肤科。
  2019年5月29日晚上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诊皮肤科就诊,诊断为药疹,开始输液,因为住院部病床紧张,只能在急诊输液,做各种检查。
  2019年5月30日,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皮肤科就诊,诊断为药物超敏,这时候肝已近严重受损。住了20多天院,出院继续吃激素,每周都得去复查,一直到现在。有照片为证明。
  目前医院说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拒绝任何赔偿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