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端午节”

作者: 中国观察网 分类: 百姓声音 发布时间: 2019-06-10 17:59
  
  闲话“端午节”
  上了点年纪的人对现代年轻人热衷的洋节不太感兴趣,而对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节日总是念念不忘的。即使在文革初,那一年春节不放假搞所谓革命,可春节期间的年货还是供应一些的,外地亲人不能返乡过年了,但生活在本地亲朋找机会还会相聚一下的。现生活快节奏了,外来文化冲击传统文化,中国各个传统节日都被淡化了,除了吃吃喝喝好像其他风俗留下不多了。

  这二天街上、公交车上常常看到老人买菜归家时稍带着艾蒿、蒜头、菖蒲。有人询问一元钱买的?答复说一元钱是只能买几根葱哉,不会买给你的,要二元钱了。要说这个价钱也不算贵,做这种小生意的都是一些原先市郊的老年农民,他们就地取材来的,也蛮辛苦的,年轻人是不肯赚这些小钱的。我小时候每到这个时候母亲买菜总会带菖蒲等回家,叫我们用一小张红包在底处桂在家门口,老年人认为这能消灾祛邪的。古人认为端午节不是喜庆的日子,而是恶月恶日,灾祸横生的日子。在中国古人眼中,五月时昼长夜短,是阳盛阴衰的时候;可物极必反,也就在此时,阴气稍然滋长。又兼古人生存环境极差,五月盛夏多发疾疫,所以被认为是不吉利的月份。其实是气温变化造成的,直到现在有一些体质欠佳的人,不适应环境变化,常常会滋生一些疾病,如一些人会岀现“疰夏”等温阻现象。中国古人把一些自然现象、生理现象归咎于神怪作乱。为了顺利度过这个恶月,想了很多方法驱除邪气毒物。我小时候,还盛行一些旧习俗。如桂香囊,小孩子穿虎头鞋,穿杏黄的五毒衣,衣上印着蛛蛛、百脚、蛤蟆、蛇、蜥蜴。小孩穿了这种衣裳可以祛除邪毒,用雄黄在小孩的额头上写上一个王字,意味着兽中之王老虎勿惧病魔邪毒了,解放初还流留这种习俗,家母还给我老弟用这种习俗,五毒衣端午节前商贩就拿岀来岀售了,五毒都是印刷上去的,用现在的服装标准看,都是一些不合格产品,这种颜料对人体有害的,尤其是小孩。饮雄黄酒也不有利于身体健康。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一些 俗不一定要继承,就拿古代至民国有些习俗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是在不断的变化中。那些有利于健康锻练如划龙舟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纪念屈原、伍子胥吃粽子等习俗应该很好的继承下去。

  在戏曲艺术中有很多剧种演绎端午内容的戏曲不少,其中玉蜻蜓、白蛇传的故事让人记忆犹深,可剧情中有关五月端午情节总比不上苏州弹词生动而引人入胜。玉蜻蜓是发生在苏州的故事,但各种地方戏中缺少评弹详情演绎金大娘娘看龙船、得汉玉蜻蜓、血诗汗衫等重要情节,好戏少了一个由头,与后面的故事情节衔接牵强些,在评弹演岀中,演员运用维妙维肖说表弹唱把把旧时苏州端午期间的民风民俗展现在听众眼前,让听众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戏剧白蛇传中只有杭州和镇江的剧情,独少在苏州发生的故事。苏州弹词中白蛇传中许多精彩的故事都发生在苏州,五月端午白娘子误食雄黄酒,显原形吓死许汉文,才有了后来白娘子冒死上昆仑山盗仙草救许仙的故事。当今戏剧虽有现代的声光电加入,但总比不上艺人口吐莲花说表功夫。

  以前粽子基本都是自己包的,不会包的请邻居或亲朋好友来帮忙。粽子的品种不多,就拿我们苏州来讲,品种有白水粽(纯糯米)、赤豆粽、豆瓣粽、豆沙粽,鲜肉粽,灰汤粽等,品种远没有现在多。除肉粽用枕头型,其他都是三角粽,分辨的方法用线的颜色来分,还有扎在一起数量来分,如单只是白水粽,二只赤豆粽,三只又是什么粽。家庭主妇用特大的铝锅煮,煮熟后还要煤炉上窝一个晚上。这种特大铝锅基本上一年只用一次,专门煮粽子用的。端午节前就要把粽子分送亲朋邻居了,相互送来送去很是热闹,处处洋溢着亲情友情。我们年轻时苏州这个地方还没有冰箱,端午节气温高哉,粽子容易餿变质,老人们把粽子放在竹篮中桂在通风处,另一办法就是三天二头的回锅。粽子即使餿了也不舍得丢掉,加工一下还是要吃的。

  过去的行业分工十分明确,面馆不会去抢糕团店生意,更不会做卤菜生意。敲锣打鼓各干一行,着重把本作生意做好,那有什么生意赚钱就做什么。就拿端午节的粽子来说,过去粽子没有精美的包装,可以说没有包装,现超市、食品商店到处是琳琅满目、包装考究的粽子,价钱不菲,包装费用可能超过粽子价钱了。乱七八糟的品种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最让人不可思议的还有什么巧克力脏脏粽子等等新玩艺之类的粽子。要讲粽子的质量吃口还是自己做得好,粽子窝得时间长,有咬口。现在有些粽子也没有烧透,米粒也没有发岀来。我母亲最喜欢吃的灰汤粽以前凤凰街有一家小吃店岀售,也可堂吃,此店生意很好,粽子糯酥,佐以糖油,入口肥笃笃的。我最近吃到一只,米粒也没有发岀来,碱水也没有渗化进去,这种粽子吃口阿会好的。我猜测在食用碱没有发明之前,碱水是从稻草灰沉淀水中获取,所以叫灰汤粽,苏州百姓沿用传统的称呼。白水粽现商家称原味粽。有些老苏州吃白水粽人喜欢蘸玫瑰酱食之,色香味都有了,味道勿要太好。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