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发电抱团关联公司 财务数据多处存在异常

作者: 中国观察网 分类: 百姓声音 发布时间: 2019-08-27 09:42

  红刊财经 周月明

  作为中国大型独立发电公司之一,大唐发电近期可谓是进入多事之秋,不仅因涉资60亿元的担保事项信批滞后而受到监管层的密切关注,公司的管理层也动荡不安,更为重要的是,看似不错的营收背后,多项财务数据却存在很明显的疑点。

  天气转凉,上市公司大唐发电也进入了多事之秋。其不仅因涉资60亿元的担保事项信批滞后而受到监管层的密切关注,公司的管理层也动荡不安。据相关媒体报道,大唐发电原总经理张毅落马、其子也因受贿获刑。这家总资产高达2830亿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的大型上市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其内部经营是否已出现重重问题?

  《红周刊》记者在仔细研究大唐发电相关财报后发现,大唐发电不仅存在明显异常关联交易,且其披露的营收、采购及存货等方面的财务数据从财务勾稽关系看,也有一定的异常

  与关联公司来往甚密

  对于大唐发电来说,电力销售是其主要的营收来源,近几年来,均在90%上下。除电力销售之外,热力销售、煤炭销售等其他领域也为大唐发电贡献了一定收入。2018年,大唐发电总营收达到了933.9亿元,同比增加10.93%,2017年营收增速为9.27%,从连续两年营收表现来看,可谓是稳定增长的。

  然而相较近两年营收增长的稳定,大唐发电归母净利润表现却有些差强人意。2018年12.3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不仅没有实现与营收同步增长,反而同比下滑了17.5%。若考虑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后,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表现则早在2016年就已出现下滑了,2016年至2018年间,分别下滑34.5%、48.08%和19.95%。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大唐发电的日常经营活动早有不良迹象体现。

  《红周刊》记者查阅大唐发电近几年财报后发现,其资金情况是最令人不解,一边是大举增长的货币资金,另一边又是拥有高额利息费用的借款,如此反差表现令人疑问,公司的资金分配情况合理吗?

  从2018年年报来看,大唐发电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5.63%,其中短期借款达到247.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259.5亿元,同比增加44%。此外,其产生的利息费用已高达75.32亿元,是归母净利润的近6倍。按理来说,负债如此之高、利息费用如此之大,公司应该想办法筹措资金用于还债,可同期大唐发电的货币资金不但没有减少,相反还同比增长了78%,达到115.42亿元。值得注意是,增加这么多货币资金却没有给公司带来多少收益,期末超过100亿元的货币资金所产生的利息收入仅有1.02亿元,收益率在1%左右。如此情况令人产生疑问,这些货币资金是否只是在年末这一时间点“暂时出现”,公司实际经营中并没有这么多闲置的钱,否则公司为什么宁愿支付高昂的利息而不去还债呢?

  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在高昂的负债之中,有很多债务都是大唐发电向关联公司的借款,而且公司除了向关联公司借款或者委托关联公司借款外,其还为关联企业做了很多担保甚至资金拆出。总的来说,大唐发电与关联公司的资金来往是非常密切且纷繁复杂的。

  就拿关联债务往来来说,大唐发电的母公司大唐集团2018年向公司提供的资金已达到29.72亿元,公司为此付出的利息支出8638.7万元,利率大体为2.9%。另一家关联公司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2018年向上市公司提供的资金期末余额也已高达64.13亿元,公司为此付出的利息支出达2.79亿元,利率大体为4.35%。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2018年一年向上市公司提供的资金仅新增了6167万元,而同期上市公司向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提供的资金新增金额却达54.38亿元,截至2018年末共98.41亿元。

  据公司在年报中解释,向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提供的资金多是放在那儿的存款,但从年报中披露的数据来看,这些存款2018年产生的利息收入却仅有8655.5万元,收益率仅为0.88%。

  对比这两个利率情况,就不得不令人怀疑这其中的合理性,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给上市公司提供资金要收取4%以上的利息,而上市公司将钱放入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只能得到不到1%的利息收入,虽然同为“兄弟公司”,但待遇却明显不同,这令人疑问放在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的98亿元存款是否合理,而这种情况或许也算是一种“变相”占用吧!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