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电商从“风口”为何到了“浪尖”?

作者: 网络 分类: 百姓声音 发布时间: 2020-01-14 09:17

2019年年末,社交电商巨头可谓是进入集体败退的现状,主要表现在:12月5日,国家网络安全通报中心官方微信消息显示,2019年11月以来,公安机关开展APP违法采集个人信息集中整治,下架整改100款违法违规APP。其中,未来集市也在百款违法违规下架整改名单中;其次,12月9日,注册用户过亿的社交电商淘集集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

即便横空出世拥有5亿用户的拼多多也面临净亏损不断扩大的局面。然而社交电商企业还逐渐被媒体曝光普遍采用涉传模式运作,线上投诉增多,甚至出现商品以假乱真的现象。那么,备受追捧的社交电商究竟是不是风口呢?

资本充斥下的电商风口

社交电商融资排行榜

作为后电商时代的“新物种”,社交电商在2018年俨然成为风口,进而成为资本追捧的“香饽饽”,特别是今年上半年,资本市场一拥而进,如今年1月,品牌库存分销平台爱库存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2月,环球捕手宣布获得战略投资,估值20亿元;4月初,社交电商独角兽拼多多传出再获腾讯3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4月23日,社交电商平台云集微店宣布,已完成1.2亿美金B轮融资;甚至社交电商服务商有赞正式完成在港借壳上市。

而在这些融资企业的背后,“金主”不乏腾讯、红杉、赛富亚洲、愉悦资本、快手等知名机构和公司。

除了资本的青睐,社交电商从业者人员规模突破3000万人,已经覆盖了社交网络的每一个区域,以致于传统电商企业苏宁、唯品会、京东也在近两年纷纷推出社交电商系统。特别是经过20年的发展,互联网领域的人口红利日趋见顶,对电商来说,新产品获客要投广告拉新,不管是低价补贴,还是搜索关键词竞价,抑或做应用商店推广、找明星代言等,都需要花钱买流量。而相比较之下,通过微信群裂变、朋友圈传播而产生的社交流量,则处于价格的洼地。

那么,为何社交电商会成为“风口”呢?除了资本的入局,这跟现有的社交电商平台特性息息相关:首先就是以小红书、蘑菇街、抖音为主的社交内容电商,其特征是通过网红,KOL, 意见领袖基于社交工具(微信、微博、直播、短视频)生产内容、输出内容来实现电子商务的销售;其次就是以云集为代表的社交零售电商,其含义就是大的供应商和渠道商来一起服务客户;然后是以拼多多、淘宝特价、京东拼购,每日一淘等为代表的社交分享电商。其特征是通过用户分享,进行病毒式传播。这种现象也折射出社交电商的三个特点:成本低、场景多元、去中心化。

但也有不少人担忧,一旦社交电商的概念无法在资本市场上有效,它的发展势必会陷入到困境当中,特别是鼓吹以商业为目的的社交平台,不仅是重大的误区,也是个伪命题,商业是本,卖货是术,用户思维是亘古不变的经商本质,如果社交电商还抱着过时的流量思维不放,为流量而生,即使抢占到了社交电商的风口,也很可能随时成为“摔死的猪”。

狂热之后即将来临的冷静期

如果从2015年拼多多正式成立开始计算,社交电商的发展已有4年时间。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显示:2017年我国社交电商融资规模开始全面爆发,并于2018年达到高峰,然而进入到2019年上半年之后,整个资本投资热情出现了下降现象。

例如成立于去年8月的淘集集上线9个月后月活就突破了4000万,但由于淘集集的疯狂补贴,今年净亏损6个亿。据有关数据显示,淘集集超过1.3亿注册用户,获客成本高,亏损主要集中于此。淘集集的严重亏损,反映社交电商烧钱圈地的模式即使在短期内获得很大规模的用户量,没有合理经营,也只能是昙花一现的虚假繁荣。

除了各大社交电商如雨后春笋般的生长之外,社交电商仍面临着一些困境:微信的高压管制,资本的收手,加上国家监管政策的收紧,以及公众对社交平台上“帮砍一刀”的厌恶情绪骤增,必然将导致社交电商崩盘倒计时。

事实上,跳出社交电商范畴来看,在阿里、京东、苏宁等电商巨头的营收增长速度进入平稳期之后,意味着整个消费端的激情将从过去的感性进入理性阶段,而这也将表明社交电商的增长瓶颈并不会轻易的得到改善,特别是整个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见顶情况之下,用户增长越发艰难。特别是新生代的社交电商,在品类同质化日益加重的情况下,面临的生存压力将不仅仅是来自拼多多、云集和蘑菇街行业内部的空间挑战,还有阿里、京东和苏宁等几家大型电商平台的生存挤压。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