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圣丰中医医院雇医托骗人终上法庭

作者: 中国观察网 分类: 大众民生 发布时间: 2019-06-10 15:49

  圣丰中医院雇医托专蒙外地人

  昨天上午,北京圣丰中医医院院长沈其林、中医科承包人邓联细与陈龙江、医师刘效荣、“医托”王慧敏,因涉嫌组织医托、由无业人员冒充医生助理、用不明配方散剂假冒特效药、骗取38名患者21万余元构成犯罪,在西城法院受审。5名被告中沈其林、刘效荣因年岁较大且身体有病不适宜羁押,被逮捕后均被取保候审。

  38名患者被骗21万余元

  据检察机关指控,2009年5月至9月期间,邓联细利用几名同在圣丰中医医院工作的同乡资源,伙同无业人员王慧敏,到北京儿童医院等知名医院骗得一些外地来京看病的人信任,带到圣丰中医医院就诊。就诊过程中,无业人员冒充医生助理,并向患者开具一些不明配方的散剂假冒特效药,骗取了刘某等38位患者共计21万余元。直到就诊者出现不适症状,邓联细等人才被告发。

  庭审中,公诉人指出邓联细所承包的中医科药房的利润竟高达91%,然后沈其林与邓联细、医生、医托等人按比例分成,坑害患者。

  院长曾开中医院因为医托被查封

  昨天第一个出庭受审的是此案第一被告邓联细。邓联细现年46岁,湖北衡阳人,无业,初中文化。

  据邓交代,他同北京圣丰中医院院长沈其林用医托拉患者赚钱的合作,很早就开始了。那时沈其林是民营北京俊杰中医院的负责人,他承包了俊杰中医院的中医科,中医科下设5个诊室,负责人都是他的衡阳医托老乡。这些医托老乡自己找来医生,有的根本不是医生,但也在医院穿上白大褂坐堂给人看病。每个医生手下都有一帮医托,少的十几个,多的八九十个。这些医托每天到北京儿童医院等大医院门口,见到寻医的患者就上前搭腔,之后谎称自己的孩子曾患有同样的病,并在俊杰中医院看好了病,引诱患者上钩。患者被骗到医院后,坐堂“医生”探听患者兜里有多少钱,然后开药,只让患者剩下仅能回家的车票钱。结果“医生”少的给患者一次开十几副药,多的一次竟开了90副药。开药后,药房又在药价上自我提价。“当时我们为了怕出事,规定北京人不看、急诊不看、疑难杂症不看。”后来北京俊杰中医院因医托问题被卫生局查处,关门后,沈其林又成立了北京圣丰中医医院,仍用医托拉病人,合伙分钱的做法没有任何改变。

  院长不认罪自称疏于管理

  昨天北京圣丰中医医院院长沈其林在法庭上不承认自己有罪,理由是“中医科雇医托骗人之事他并不知晓,自己属于管理不善,应负管理失职之责。”

  在回答公诉人提问时,对于邓联细雇医托、无业人员冒充医助、中药房制假特效药等事均称不清楚,而且声称他自己也是受害者,曾带头处理过中医科雇医托一事。

  然而公诉人在举证时,出示了沈其林被抓后在公安机关和检察院所作的有罪供述,在这些供述中,沈其林承认他知道邓联细雇医托骗人和邓联细分钱一事。

  相关新闻:圣丰中医院外包科室被吊销许可证告卫生局败诉

  北京圣丰中医医院将中医科外包给无业人员行医,被丰台区卫生局吊销执业许可证,没收67万元并罚款。医院不服,起诉区卫生局撤销处罚。记者昨天获悉,市二中院终审判决维持区卫生局的处罚决定。

  去年9月,丰台区卫生局在卫生检查时发现,北京圣丰中医医院将中医科承包给非本医院人员,并以该院名义开展诊疗活动营利。同年12月,区卫生局对该医院作出没收非法所得67万余元、罚款5000元,同时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行政处罚。北京圣丰中医医院不服,向法院起诉称,医院与承包中医科的人没有约定分成、承包任务、利润等,并非出卖、转让或出借执业许可证,只是违反了《北京市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积分管理暂行办法》,应该一次性处罚6分。该医院还对丰台卫生局认定的非法所得数额提出异议,称67万余元为整个医院的收入,不是中医科的收入,区卫生局将部分代替全部的做法错误。医院请求法院撤销处罚决定。

  一审法院审理后,判决驳回了圣丰中医医院的起诉。医院仍不服,上诉至市二中院。市二中院认为,根据区卫生局收集的相关证据,可以证实中医院将中医科承包给非本医疗机构、非卫生技术专业人员,该人又将中医科数个诊室分包给他人,以中医院名义进行诊疗,中医院从中分成并收取房屋使用费。法院认为,区卫生局根据医院账目记载及相关人员的陈述,认定中医院的违法所得并无不当,其处罚决定应该维持。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