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平县医院1女医生违规卖药吃死人,家属讨公道为何这般难?

作者: 中国观察网 分类: 奇闻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6-11 20:58
  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医院肿瘤科主任武某某把重度肝功能不全禁用药卖给肝癌患者,医生直接收款,直接卖药,该县退休教师宫章友谨遵医嘱3天内只服3片药吐血身亡,死者女儿:吐了大半盆血,医院是为了方便患者……


  


  上面个图片上的药叫“甲磺酸阿帕替尼片”,这种药本来是治疗晚期胃癌的药,而且该药说明书明确写着“重度肝功能不全者禁用”,但是这位武医生却把这种重度肝功能不全禁用药卖给了肝癌患者。

  死者宫章友女儿介绍说,她的父亲宫章友是一位退休教师,今年68岁,自2013年患上肝癌,到今年已经六年了。他们兄妹四人到处张罗钱给老父亲治病,她哥哥甚至把房子都卖了,

  宫章友的第一次手术是在县医院做的,此后又先后4次到北京的一家医院做手术,手术后宫章友的身体很好,今年的2月29日,宫章友在家人的陪同下手持大病卡到县医院巩固治疗,住院几天后经过医院检查,除少数几项外,其余指标都正常或接近正常。因此就在3月8日这天出院了。


  


  父亲的病好了,一家人都很高兴,在出院之前,武某某特意向患者宫章友及家属推荐“甲磺酸阿帕替尼片”,并说效果很好,患者宫章友当时还特意问医生这种药是不是医院里大药房卖的药,不是医院的药他不吃,武某某说是医院的药,但是没有纳入医保,有点贵,一天一片,一盒药10片,一个月得花四千多元。

  3月11日宫章友的女儿到医院找武某某开方买药,武某某说不用开处方,她的手里有现成的药 ,直接把钱给她就行了,患者家属问怎么付款,武某某说微信支付就可以,她说先买一盒吃着,于是患者家属于当日上午10点21分给武某某微信转账1316元从武某某的手里买了一盒药。


  



  


  患者宫章友从当日下午遵医嘱吃了一片武某某卖给他的药,但是当第二天吃药之后,宫章友就觉得胃有些 难受,他还对自己的家人说,“这小药片劲真大”,当3月13日下午宫章友服下一片药后,晚上就吐了半盆血,宫章友的儿女们赶紧叫救护车将父亲送往建平县医院抢救,3月14日这天,又是输血又是打氧气抢救了一天,到了15日晚上宫章友吐血身亡 ……

  几天前一个饮食起居正常和家人们谈笑风生的退休老教师,就吃了医生卖的3片药吐血身亡!事后当家属在整理老人遗物的时候见到了老人吃剩下的药,等到他们仔细一看药品说明的时候,真的让他们大吃一惊,原来这位武医生卖给他们的药不是治疗肝癌的药,而是治疗晚期胃癌的药。该药为临床试验阶段,而且说明书明确指出重度肝功能不全者禁用,


  

  让死者宫章友家人感到愤怒的是,作为一个有着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为什么要把重度肝功能不全者禁用药卖给肝癌患者?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做会吃死人吗?

  按照正常程序,患者到医院里治病,当医生给病人开药的时候,都是医生给开处方,由患者家属拿着处方到医院内的收款处缴纳购药款,之后再到医院里的药房取药,然而这位武医生是让患者家属直接把钱给她,她直接给拿药,患者家属直接刷微信支付。

  药品是特殊商品,我国实行的是专营许可证制度,无证经营的,即属违法。任何个人,包括医生、护士,那怕是专家,就其个人而言,都无权擅自从事药品买卖活动。法律规定: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作为三甲级医院,医院里有药房,有收款处,那么建平县医院肿瘤科主任武某某为什么要自己收款,自己卖药呢?她所卖的药到底是不是医院里大药房的药呢?肯定不是!

  3片药就吃死人,请问这和《水浒传》中的潘金莲毒死武大郎有何区别?请问这种行为跟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恶魔有何区别?有区别,区别大了!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恶魔是要被判处死刑的,而医院里的医生治死病人是不用承担刑事责任的。


  



  


  建平县医院肿瘤科主任武某某违规卖药吃死人,相关医生和医院,一不向死者家属道歉,二不主动承担相应的责任,死者家属到医院讨说法,从事发之日一直到现在,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上面这两张图片是4月11日建平县医院给死者家属的书面回复。

  建平县医院在“回复”中是这样说的。“尊敬的患者家属,对于您们在2019年4月1日到我医院投诉的问题,医院对此投诉进行详细的调查和讨论,现将医院意见回复您们,意见如下:

  1,对于患者家属认为的患者口服甲磺酸阿帕替尼片后导致患者加速死亡,并提出15万-25万元赔偿要求(注:患者家属称他们没有提出这个数额的赔偿要求)。对此,医院建议家属走鉴定或法律诉讼程序来认定医院的责任及赔偿数额。

  2,朝阳市人社局所发文件中,记载的药品备注中“限既往至少接受过2种系统化疗后进展或复发的晚期胃腺癌或胃-食管结合部腺癌患者”说明治疗上述疾病时,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其余情况此药属自费药。同时,朝阳市人社局分别下发的朝人社发【2017】56号和朝人社发【2018】113号两份文件规定的21种癌症靶向治疗药物只有朝阳市内四家药品经营企业进行销售,并说明了药品为正规渠道销售,医生为门诊责任处方医师,又因相关药品经营企业不接受患者使用微信等网络工具进行网上支付药款,医生为方便患者,代为转收药款,减少患者两地奔波,才采取的代为转收药款行为,医院了解此事后已经责令相关医生停止此类行为。

  3,如患者家属认为医生认为医生在此次治疗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可以通过公检法部门立案调查,从而还患者及相关医生之公道

  患者家属认为武某某就是私自卖药,但是建平县医院在“回复”中说“医生为方便患者,代为转收药款,减少患者两地奔波,才采取的代为转收药款行为,医院了解此事后已经责令相关医生停止此类行为。”

  4月19日,建平县医院出具给死者家属一份《关于患者投诉武秀丽有关问题的调查报告》,在这份调查报告中说,这位武医生卖给宫章友女儿的这盒甲磺酸阿帕替尼片是从患者宣某处借来卖的。

  这里请问,医院里面的医生这种“方便患者”从别的患者手里借药的做法到底违不违规?而这仅仅是医院的说法,到底是不是武某某真的是从患者宣某处借的药,恐怕只有武医生自己知道,再者说了,钱可以借,东西可以借,难道人命关天的药品也可以从患者的手里借来卖吗?谁能保证药品的安全性/

  这里请问,医院里的医生为了方便患者就可以违规卖药毒死患者吗?无论医院怎么狡辩,必定武某某直接收取药款直接卖药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跟宫章友的死亡有着因果的关系,医生和医院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肝癌患者宫章友本来恢复得相当的不错,都回家吃药巩固治疗效果了,这样好端端的一个人就吃了建平县医院肿瘤科主任武某某卖给他们的药,而且只吃了3片药,就导致了患者宫章友吐血死亡的严重后果,当死者家属找到医院理论的时候,作为医生和医院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更没有主动承担责任,好端端的人吃药都吃死了,还要患者找相关部门走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宫章友的家属从父亲死亡到现在一直都在按着“正常程序”跑这件事,县医院、卫生局以及上级的有关部门,到现在可以说是毫无进展!而且更令人发指的是,在近日宫章友的女儿到建平县医院肿瘤科医生办公室讨说法的时候,却被一名不明身份男子指着鼻子骂!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第五十五条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医生的神圣职责是什么?是治病救人!

  医者父母心,医生是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医生不是图财害命的杀人恶魔!

  在这起医疗纠纷中,患者家属直接给医院医生微信支付药款,直接从医生的手里买药,和3日后患者宫章友的吐血身亡有着因果关系,医生和医院为什么不主动承担相应的责任?为什么不向死者家属赔礼道歉?依法维权,请问让死者家属该如何依法维权?这么长的时间里死者宫章友的家属就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他们何时才能讨回公道?在此类医患纠纷中,患者家属讨公道为什么这么难?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