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沙洋县楚国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工程诈骗15年,至今逍遥法外。

作者: 奇闻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7-05 10:03
  这是一起普通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但背后隐藏、牵扯和折射的东西好像又不是那么普通。它使得一对父子走上了委屈漫长的维权之路。底层个体不屈与无奈的身影在这个行走的道路上显得渺小而鲜明。可以被忽略,也可以被重视;可以感受雷声,也可以沐浴甘霖。
  案件当事人刘游,是湖北大冶一名普通的仿古建筑施工承包商,虽然他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但为了生活,为了能够承接到别人分包下来的一些中小型古建项目工程,还是会不时奔波于全国各地,用血汗辛劳和异乡坚守换取自己劳动所得。
  案件的起因还得从2015年入冬开始说起,一个偶然的巧合,刘游与熟人闲聊中得知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有一家公司在当地存有建筑工程项目,正寻找承建商。刘游得知此消息后,立即赶往沙洋县纪山镇,找到了这个公司——楚国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彭章龙,任该公司总经理),案件的另一方当事人出现了。
  双方经过短暂的洽谈,很快达成承建工程意向,并于2015年12月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楚国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楚国城旅)作为建筑施工甲方将位于沙洋县纪山镇的纪山莲花池三期、茶楼休闲工程等发包给刘游承建。整个订约过程出奇地顺利,未出现业内常见的甲方对于乙方的压价,甚至对于乙方不完全具备所有工程项目的施工资质,该公司也不在意。另外,双方还约定,为保证合同的顺利履行,刘游先向楚国城旅交纳合同保证金20万元及图纸费、报名费等相关费用后,楚国城旅才将约定的工程承包给刘游,工程于2016年3月18日开工,若合同签订之日起100天内该工程未开工,楚国城旅则无条件退还保证金及相关费用。
  2015年12月9日,承建人刘游如约通过自己的银行卡向楚国城旅会计人员刘菊艳账户汇入20万元,并于同日以现金的方式向该会计人员交纳1000元报名费及其他费用,两笔资金共计20.5万元。
  完成了这两笔汇款,刘游的心情既兴奋又忐忑。因为这毕竟是从业以来独自所承接的最大的项目,但与这家远隔百里的当地企业打交道也是头一回,对对方底细不太清楚带来的不安与担忧也属正常。
  /果然,经过三个多月的漫长等待,刘游等来的不是楚国城旅的项目开工通知,而是杳无音讯。他虽多次催问,但对方对此没有任何具体的解释,只是一味地敷衍搪塞,开工日期一直不定。鉴于楚国城旅无故违约在先,刘游与楚国城旅法定代表人彭章龙及相关负责人夏作鹏多次主动取得联系,提出按照合同违约条款约定返还保证金及相关费用的要求。虽然经过半年各种途径的讨要,但均被楚国城旅相关负责人以各种借口与手段虚应拒绝。
  不知道是楚国城旅的经营理念发生转变,突然重视契约,还是刘游多次催款的努力起了作用,或是其他什么更深,更隐晦的原因。事情到了2016年10月好像迎来了转机,楚国城旅开始回应这起违约欺占保证金纠纷事宜,提出向刘游出具一份没有事由的合同保证金欠款的欠条,以置换双方原先所签合同,并保证2016年11月底付清保证金欠款。鉴于民间类似事件的处理惯例和自身长期的职业习惯,外加上对家人一贯报喜不报忧的行事风格使得家人对此并不知情,种种因素导致刘游个人轻易地答应了楚国城旅的这个条件。刘游收到这张欠条,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悬在空中的那颗心也放下了一大半。然而,他并不知道合同换欠条这看似取得重大进展的一大步,竟开启了后来他多处受限,维权无力,身处困境的大门。人们常说未来有无限种可能,但是一旦作出了选择,接下来或许就只有一种可能,而不管这个选择当时是当事人发自内心主动作出的,还是被人引诱作出的,或是被形势所迫而作出的,结果应该是注定的。只是刘游并不知道当时的选择会给未来带去什么,换做是多数人估计也是不知道的。因为我们大多数人既没有法律条款中的专业知识素养,又少有商务书面文件的实质理解,还缺乏对于事情关键载体的形式变更的细节敏感度。

  图1,为楚国城旅给刘游所打的欠条,经办人是该公司员工向圣虎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