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成为第二个张扣扣但也别逼我成我第二个张扣扣

作者: 奇闻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8-06 11:00
  永远也忘不了1998年12月27日上午,年仅34岁的我的父亲,闻知岳母生病,心急火燎的他立马从家中骑上摩托车去隔壁村(具体村名)给岳母送药,但在经过黄盐公路与林显村村道的交叉口的时候,突遭何妃来(英楼塘村黑恶势力人员之一)持木棒拦路袭击,连人带车摔倒在地。父亲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与何妃来同村的何七、何军、林胜等人(均为英楼塘村黑恶势力人员)也从道路旁冲了出来,或手持钢管,或木棒,开始对曾康银的头部、胸腹、手、脚进行围殴。当时父亲逃命不及,硬生生被歹徒砸烂双腿打断双手,而后昏死过去的父亲被凶徒用车运到荒山继续实施酷刑,父亲全身达七处粉碎性骨折,内脏出血头颅裂开惨不忍睹……
  然后,就这么个大案重案21年过去还得不到仅仅的一个立案,更别说什么侦查破案。如今追问,这湛江市这遂溪县这江洪镇,这办事这推诿这……令人厌倦恶心,令人失望绝望,令人怒火中烧!冤情无处申,基层不紧张……
  反观最近被执行的张扣扣案件,当面其母亲被杀害,而他得不到法律对凶手的一个公平公正的审判,后来有控告无门才导致其复仇。我不想这样!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